股吧600201剖析如何解开股票交易员的神秘面纱?读了这篇文章就够了

2020-02-20
股吧600201剖析如何解开股票交易员的神秘面纱?读了这篇文章就够了! 道指暴跌800点,股票投资心得,比亚迪002594(附解释、特征、作用)

股吧600201剖析如何解开股票交易员的神秘面纱?读了这篇文章就够了

交易员,或者交易本身,是否在给社会创造价值?交易员赚到的钱跟他们的贡献是不是成正比的?这是一个有争议的话题。

2007-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,媒体圈、金融圈和知识分子界都对此展开了各种讨论。

有的人认为:“如果涨和跌都能持续地帮客户赚钱,那这个交易员就应该赚很多的钱。”

对许多交易员来说,交易给他们带来的更大的成就感来自这个过程,而不是金钱本身。在这个行业,你一定要有本事。如果你很棒的话,你可以一直很棒。

交易是完全不存在性别歧视的一个行业。赚多少钱,亏多少钱,都明明白白地放在那儿。

对交易员价值持正面观点的一派认为,交易促成了股票的价值发现,并且增加了流动性,也就是说为别人买卖提供了好的进入点,让投资人能够廉价高效地参与到二级市场。

部分期货交易从业者认为,没有投机交易,就没法套保。必须要有活跃的参与者,你才能成交。他们让市场有流动性。如果没有这些投机者,套保的成本就很高。

不过部分基金经理认为:交易员并未真正创造社会价值。买卖股票作为投资行为,不应该是一个短期行为。交易员是为了最大化自己的效益在交易。

并且给股价造成了很大波动。关于交易员为市场提供流动性服务这个问题,他们认为首先股票价值是由长期的基本面决定的,不是由短期交易决定的,

其次所谓提供流动性,其实只有追求短期利益的人才需要这些流动性,就好像我买房子,我做了调研,买了就住很多年,也不需要这么多流动性。

这就引出了本文的第一个话题,交易者与投资者的区别。

交易员vs投资者

交易员与投资者有什么不同?有很多人做着交易员的事,却将自己称为投资者,二者的界限因此而模糊了。

投资者花钱买下东西,然后耐心等待,相信某一天这些东西会升值。注意,他们买的是实实在在的东西,他们等的是实实在在的时间。

比如巴菲特,一个典型的投资者,他买公司,不买股票。股票代表了公司,但是股票是“虚”的,他要买“实”的——这个公司本身,这个公司的管理团队、所有产品、市场形象。

他并不在意股票市场是否凸显这个公司的“正确”价值。实际上,他就靠这个来赚钱。同一个公司,股市上有市场的股价,巴菲特有自己的估价,当估价大于股价,巴菲特拍板买进;当股价大于估价,巴菲特甩手卖出。

他总是比市场更“正确”,他赚了数不完的钱。

交易员呢,不会买实实在在的东西。他们不买公司,不买粮食、原油或者金子。他们买股票、期货或者期权。他们不关心管理团队的能力,也不在意石油消费的趋势,更不去管咖啡的世界产量。他们只在乎价格。因此他们工作的本质,是倒卖风险。

市场的发展史,就是风险控制的发展史。金融市场就是为风险而生的,它今天依然发挥着控制风险的作用。

在现代市场中,一个公司常与国外供货商签订期货合约或者远期合约,以抵抗汇率波动对生意的影响。当然,他们也会跟上游企业签订类似合同,以防原油、铜、铝等原材料价格大幅波动。

原材料价格波动,或者汇率波动,都是商业运行的巨大风险。期货合同就是用来抵御这种风险的。签订这些合同的行为,叫做套期保值(hedging)。

聪明的套期保值,可以给企业省下大笔的成本,使之不惧怕油价飞涨或者原材料市场波动。

以航空业为例,它们对燃油价格极为敏感,受原油市场影响颇大。当油价上涨时,除非提高机票价格,否则利润就随之下跌。而机票涨价会减少乘客,利润还是会下跌。这时候怎么办?就得在原油市场买进期货,进行套保。

西南航空公司已经套保了很多年,当油价从25美元涨到60美元时,它的成本几乎没有变动。事实上,它做得太好了,以致油价猛涨多年之后,它85%的用油依然能以26美元的价格拿到。

这么多年里,西南航空公司的丰厚利润并非偶然。它的总经理早就意识到,航空公司的主业是载客航空,而非整天担心油价上涨。它们很好地利用了金融市场,在自己的公司门外,建了一堵原油市场防火墙。真是聪明!

那么,是谁把期货合同卖给了西南航空呢,是谁让西南航空有了这堵防火墙呢?答案是交易员。

流动性风险vs价格风险

交易员,交易的是风险。世界上有很多种风险,每种风险,都对应着一类交易员。为了方便讲述,我们姑且把那么多种风险都归入两大类:流动性风险与价格风险。

1、流动性风险——短线操盘手

大部分交易员都跟流动性风险打交道,他们是短线操盘手。流动性风险是什么?当你想卖的时候,没人买;当你想买的时候,没人卖。

就像“流动资产”中那个“流动”一样,只有随时能兑现的资产,才是流动资产——现金,可以;股票,差不多;土地,就不行。

这种随时脱手、随时兑现的流动性,与流动性风险内涵一样。如果我们很好地规避了流动性风险,那想买就能买到,想卖就卖出。

比如,你想买XYZ的股票,这支股票的最后交易价格是30块钱。你去查XYZ的报价,会发现两个价格:一个想买的人出的价,叫买价(bid),一个是想卖的人要的价,叫卖价(ask)。

以XYZ为例,假设它的买家出价是30块钱,卖家要价是35块钱。这时候,如果你想买XYZ,你至少要拿出来35元;如果你想卖XYZ,你只能赚到30元。这两个价格的差别,5块钱,叫做“差价”(spread)。

跟流动性风险打交道的交易员,就靠这个差价赚钱。他们常常被称为“黄牛党”,或者“做市商”。

案例:电影院阿黄的故事

这也很好理解,比如 XYZ就是“今晚的电影票”——电影票标价30元,八点开始演,小忙先生突然不想看了,七点半跑到电影院门口嚷嚷,说有没有人要啊?阿黄溜达过来了,说给我吧,最多30,不能再多了,万一我卖不出去呢。

小忙先生说行,票出手了。阿黄这时候是买家,买家出价30。再过一会儿,七点四十五了,小闲妹妹路过电影院,特别想去看,就嚷嚷,有没有人转票啊?

阿黄就又溜达过来了,说给你吧,不过得卖35,这时候来买票,你还想买到原价的?小闲妹妹想了想,乖乖掏钱了。阿黄这时候是卖家,卖家要价35。

电影院门口就是个市场,市场里面全是阿黄,他们说着同样的话——想让我买,最多给你30,买价(bid)是30;想让我卖,得给我35,卖价(ask)是35。

小忙先生和小闲妹妹总是很难相遇,他们只能遇到常年站岗的阿黄,然后小忙先生接受30的买价(bid),小闲妹妹接受35的卖价(ask),阿黄赚取5块钱的差价(spread)。但是,小忙和小闲都很感激阿黄的存在,不是阿黄,小忙的票就浪费了,小闲的电影就看不成了。

相关文章